岚河漂流

时间:2011年08月27日 作者:李郁 来源:本站原创收藏此文 字体:
出了安康,沿着汉江,车子大概行了一个半小时的样子,我们便来到了岚河。

    岚河位于安康东南部的岚皋境内,河水由东向西而流,两岸山谷地势较缓,山坡秀美,河水清澈碧緑,哗哗的水击河石的声音不时地传入耳中,吸引我们不住地探头观察,心想:这就是人们渴望漂流的河水吗?

早先在西安的时候,朋友们得知我没有到过安康,便极力地怂恿我来了这里。其中最有说服力的便是“安康是绿色的家园”,“是陕西的后花园”,更有瀛湖的美丽和岚河漂流的激荡人心等等。

    瀛湖我们虽然没有去游,但是从安康一路走来,瀛湖却就在我们脚下,其境其景尽收眼底。瀛湖是汉江上游的一处胜景,因为人为的一处大坝(据说修了20多年。许多人把一生的精力都用在了这座坝上)而依山因势形成了连绵数十里的湖泊。湖水顺着山势时宽时窄,时转时弯,时深时浅;湖水因为山的绿和天的兰而碧绿绿的,有些浅黑色。几只小船游弋其中,便知那里是已经开发了的游览地了;湖中有许多的小岛,孤立在水中,与周围的连绵大山相呼应,虽然小而矮了许多,但却显出其特立独行的宝贵之处。据说,这样的小岛两三万元便可以买断50年的使用权。一位朋友撺掇我买一个,我说:“可以,但几年来住一回呢?”朋友笑了。不过,我心知,如果有人投资这些小岛,过不了多年,一定会有非常的受益。

    岚河与瀛湖是不同的。它就在我们的身旁,河面不宽,大约有30米左右宽窄。本来它是和陕南的许多条小河一样默默无闻,可是岚皋人却动了心思,开发了漂流的项目。我们在安康宾馆的时候,就发现有岚河漂流这样的游览线路。这样一来,更增添了我们对岚河的向往之情。

    大约是10点多时,我们一行四人来到了一处著名的景区——清凉山庄。这是依山而建的一处休闲胜地,小溪潺潺,小桥隐隐,山高林茂,草亭翼然耸立于半山之上,石板铺就的回廊连接着几间板屋竹楼;七八张白色干净的塑制桌椅安放在空地的树荫下,桌上一壶壶的茶水还透着清香,点缀得山庄更加幽雅清洁。在离此不远约12公里处便是漂流的码头。

    大约乘车过了10多分钟时间。我们随着大队的游人来到清凉码头。只见新修的码头上排列着20多条漂流船,船工们装束整齐地等待着各地的游人。

    游人们穿上了红色的救生衣,显得分外有情调,很快便各自三五结伙地下了漂流筏。只听得几声号子响,筏子们一个个的离岸而去。我们几人上了一只筏子,一人一把划桨,两人一组,一前一后,一边划着一边吆喝着,筏子很快离开了河岸,到了河中央。这里的水相对急些、深些,不用划水,筏子就悠然地漂了起来,前进的速度也不错。我想,这便是漂流了。这时候,随行的水工说:“你们尽管放心的玩吧,我来把方向。”正好,同行的一只筏子漂过来,几个小姑娘玩得起劲,将小脚小腿伸在河水里啪、啪、啪、啪的拍打着,向我们打起水仗,还一边嘻嘻哈哈地笑闹着。我们高兴之时,奋起还击,操起手中的桨打起了水花,向她们展开了攻击,她们也闹着打了反击。就这样,一边叫喊着一边嬉笑者,打闹着,筏子顺流而下,漂了好长一段路程。按理说,这种情况是不允许的,不符合漂流的规定。但是,这里的河水实在很平缓,也很浅,便顾不得这许多了,索性尽情地玩上一阵。只见打起的水如暴雨般劈头盖脸的哗哗而下。头发湿了,眼镜蒙住了,衣服湿透了,裤子也湿了。很快的,双方都感受到战争的损伤了,纷纷叫起了“和平”,举手要“停战”。我们喊了一声“撤”,便操起手中桨,一阵猛划,脱离了战区。筏子缓缓地漂着,随着水流的方向、流速及河床的变化多端,筏子晃悠悠、颤危危,时快时慢,时高时低,时而东倒西歪,时而前俯后倾,遇到险滩处,水工总是要叫喊一声“加油”,我们便拿起木桨一齐努力地抢出滩来,然后又悠然地任筏子漂去。

说实在的,漂流的感觉确实很好。近处的青山,河里的鹅卵石,时明时暗,变化多端;远处的白云从山凹里冒出来,像是织就的白帆,起动着岚河这条漂流的大船。据说,漂流的水工们都是河边周围山村里的地道的农民,从小在岚河里摸鱼捡石子游泳玩耍长大的,对于岚河这一段的情况了如指掌。我们信了,因为就在漂流的行程中,每逢山村的时候,就会看到几个村姑在河边洗衣,孩子们却光着屁股在河里嬉水。这些水工们的童年大概也是如此吧。水工说:他们漂流一次挣10元钱,一天好的时候可以多漂几回,那也有几十元的收入。在这条河上操筏的水工少说也有几十个人。听了这些话,我想,这岚河的漂流也算为岚河人造了大福了。

    据水工说,到了下码头——清凉山庄,就可以吃上“农家乐”了。所谓“农家乐”,确是岚皋的一大特色。通俗些讲,便是吃农家饭,喝农家酒——纯粹地道的农家腊肉炒菜,加上一种山村里自酿的高粱酒。大概来此游览的人都要品尝品尝。听了他的话,我在想: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在城市生活的人想吃农家饭了,想过一过回归自然的瘾了。才20年呀,中国的城里人可能还没有真正摆脱土气的时候,就有了回归农家的倾向。我常常想不通,这究竟是一种赶时髦、夸富贵呢,还是骨头里的土气、贫气在作祟。但不管如何说,这些年城市发展很快,20年里走过了西方国家一二百年所走过的路,城里人确实富贵了。农家人正好抓住了城里人的这一特点,想着法子让城里人乐呵呵地掏腰包了。如果城里人时常能去农村消费消费,那么我们的城乡差别便可以大大的缩小了。

    我这样想着,筏子却已经靠岸。又回到清凉山庄了。这时候,已经12点多了。那位水工笑说:如果游客都像我们这样的,他们就倒霉了。我们不明白,说:“不是玩的好好的吗,干吗说这样的话。”他说:一般游客40分钟就能漂到这里,那样他就可以多跑几趟了。原来如此。可是,他哪里知道我们不远千里、翻山越岭地来到这里,就是为了这两个小时的痛快呀。

    岚河,很美;漂流,真好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分享按钮

我有话说

关注微信

最新信息

推荐阅读